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探访男护士群体病人怕手重打针疼不愿让做护

2019年05月10日 栏目:美食

探访男护士群体:病人怕手重打针疼不愿让做护理 时间: 11:08 来源: 时尚生活 来源:在白衣天使的队伍里,看惯了一群姑娘,你是

探访男护士群体:病人怕手重打针疼不愿让做护理 时间: 11:08 来源: 时尚生活 来源:

在白衣天使的队伍里,看惯了一群姑娘,你是否注意到,这里面还有一群纯爷们。他们将灿烂的青春装进白褂子,事无巨细地埋头照顾着病人,默默当起一名男护士。他们力气大,体力好,细心程度也不输女护士。今天是护士节,让我们走近这些男护士。

王敬军:男护士也有自己的优势

见到王敬军时,他正在急诊科里劳碌。下午两点刚上班,工地上送来了一名高空坠楼的年轻人,医生忙着抢救急诊科手术台上的患者,王敬军则忙着为医生递各种手术器械。可抢救了半个多小时,年轻人还是没有了生命迹象。

轻叹一口气,王敬军摘下了口罩,戴着黑框眼镜、身穿白大褂的他看起来挺温和。“小时候我从未想过自己长大后会做护士。”王敬军坐下来说了句话。“报考大学时, 我填的还是临床医学专业,分数不够,就调解到护理专业了。”王敬军还记得,在自己那1届的护理专业里,男生有十多名,女生则有600多名。

2007年,王敬军刚到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工作时,加上他,整个市二院只有2位男护士,“刚开始,好多病人不愿意让我们做护理工作。”“病人常常会觉得我们是男士,手比较重,打针什么的会疼一些。”

王敬军在急诊科干下来了,一干就是六七年。由于急诊科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科室,忙的时候,王敬军都很难挨一下凳子。这个科室也经常抢救车祸病人,一开始,王敬军也很畏惧,“我实习时,有一天深夜,120送来了一位车祸病人,当时他的脖子被车挂到,基本断裂了,抢救以后也没有救活,我老师临时出去处理其他事情,就让我一个人在手术室里等待家属的到来,那一刻我真是很害怕。”王敬军回忆说。

而现在,在手术室里,他早已独当一面,医生抢救病人时,他忙中有序地配合医生。“现在我们院的男护士已有11个了,虽然还是少数派但是也在慢慢增加。”在王敬军的眼中,男护士也有自己的优势,“我们精力充沛,反应比较快,操作治疗仪器上手也比较快。男护士也可以做得很好。”

孙坤:我们没有什么特殊

爱爬山、爱篮球,这个生于1986年的小伙子,用实力证明,男人也可以干护士,并且干得更好,他乃至用自己的技术征服了医生和患者。

5月11日,在安徽中医院见到孙坤,他正从内镜中心走出来。

父亲是医生,母亲是护士,对他的工作还是非常支持的。“在加拿大,男护士的待遇甚至要高于女护士,我们是男女平等,没有什么特殊。”孙坤如是说。

在安徽省中医院,孙坤干的是得心应手。刚开始,各个科室他都待了一阵子。“没想到,男护士特别受欢迎。”孙坤说,他很快被ICU病房要过去了,因为那里的护理工作女护士有时吃不消,比如要常常给重症病人翻身,抬人等等。

被内镜中心看中后,孙坤从基本的做起,内镜的构造,一步步学,因为上手比较快,孙坤获得进修的机会。

现在他也甚至成了技术权威。在被采访的过程中,不断有其他护士打向他请教该如何处理病人等等。

当然,凭着过硬的技术,孙坤乃至救了好几条命,也征服了医生和患者。前些天,他遇到了一个腹腔内动脉出血的病人,就是在内镜几乎看不见的情况,他找到出血点,扎住了出血口,救了病人一命。

费伟:ICU里的“大熊猫”护士

1988年出生的费伟毕业于暨南大学护理学专业,2012年3月,他进入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ICU病房,成为重症监护室里的1名男护士。从在学校的专业学习和毕业后在职业岗位上的渐渐实践,这个原本对男护职业有些抵触的大男孩也在一年多的工作中对自己的职业有了新的认知。如今,被同事戏称是“大熊猫”的他坚信要在男护士这个岗位上茁壮成长。

一开始,对做男护职业费伟是有点抵触心理的,费伟说,学习护理学其实是阴差阳错造成的。

据费伟介绍,由于在工作中男护士的压力比较大,社会上许多人又对男护士这个职业存在偏见,而且做护士本身也很辛苦。“我们护理学班上21个学生,9个男生,现在真正从事男护理工作的只有一半人。”

在生活中,因为是男护士,他还遭遇过一次为难。有一次一个年纪稍长的先生问费伟是做甚么工作的,费伟照实说了,对方却笑着说:“没听说过还有男护士!”

有人还问费伟,会不会由于每天和女同事朝夕相处,性格变“娘”了?但实际上,费伟是公认的纯爷们,喜欢踢足球,喜欢枪战片。

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
葵花护肝片
葵花护肝片